Banner

新聞詳情

首頁 > 新聞動態 > 內容

國內冷鏈溯源發展現狀

編輯:浩弘供應鏈管理(杭州)有限公司時間:2020-10-12

    一、社會化冷鏈協同網絡發展是全程冷鏈的未來模式,但短板仍然明顯

  在國內現階段冷鏈物流的發展過程當中,一家企業獨大;可以基于自身業務,獨立落地全國核心骨干網絡、還有信息化體系等基礎設施建設,推進冷鏈網絡的縱深布局的情況還不存在。

  最終的冷鏈商業形態,仍然會是基于全社會資源共創冷鏈協同網絡,提高冷鏈流通效率。

  但成本導向還有標準化程度低等問題依然是那些制約協同網絡發展的嚴重短板。

  首先的話,大部分冷鏈企業規模小、水平低,還有不會花大價錢去建造高端冷庫,仍主要以租賃為主;對租用的商戶來說的話,在沒有行業嚴格規范的時候,為了減低企業成本,哪家冷庫的成本低,貨主方自然就會選擇哪家;而庫主方為了降低運營成本,其在制冷結構、倉庫結構、節能設計、還有運營管理標準上就存在參差,是不是能達到貨主方標準,還需兩說。

  其次的話,以食品作為例子,從田間采摘之后進入冷庫,裝進汽車或海運進行冷藏運輸,再由冷藏集裝箱運送到目的地后卸貨,然后產品進入當地冷庫進行分銷,這一系列過程都需要冷藏/冷凍運輸。

  而國內仍有大部分冷藏車是普通車或集裝箱改裝的,盡管制冷機組儀表顯示打冷溫度達標,但與車廂內部溫度均衡性還是會存在偏差;還有些冷鏈運輸的超載,碼貨不標準,直接導致車廂不同位置下的貨物不能均衡得到合適的溫度;甚至仍存在一些司機為節省成本,在運輸過程中關掉制冷機,快到目的地時再開機的情況。

  這種現象在外協冷鏈運輸環節,更尤其明顯。

  無論B2B也好、B2C也好,這當前階段,在我國要很快實現全程冷鏈物流體系還是一件復雜的事情。

  二、導向性與建設性政策日漸加強, 以政促商,加速基建落地

  國內的冷鏈物流需求總量在近幾年增長迅速,冷鏈物流的市場規模也逐年擴大,還有迅速增長的消費需求相比,我國冷鏈基礎設施冷庫建設相對落后。

  2015-2019年,我國冷庫總量呈逐年遞增趨勢;2019年,全國冷庫總量約6053萬噸,新增庫容814.5萬噸,與需求量2.352億噸差距較大。

  為推進相對落后的冷鏈基礎建設,滿足冷鏈物流需求,在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了實施城鄉冷鏈物流基礎設施補短板工程的要求后,今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關于做好2020年國家骨干冷鏈物流基地建設工作的通知》,公布了17個國家骨干冷鏈物流基地建設名單;這是通過舉國體制,進一步將冷鏈物流基礎建設推向更高的層面。

  

  同步的在冷鏈溯源建設上面,中央和各地政府就已經在政策層面,陸續的也出臺了多項相關的政策和要求,意圖也加速整體行業質量安全發展。

       三、政策在推,但從業意識仍憂,冷“端”杜而不絕

  全國的冷鏈控溫覆蓋面在擴大,信息化建設也在同步提升。

  十年前還在做行業信息化應用普及,現在龍頭企業已經自發的建設還有推動行業,反哺著行業信息化服務水平,

  這是大勢,但從整體從業狀況來看,仍然存在著明顯的意識盲區。

  1. 盲區一

  把運輸、倉儲等環節中所使用的冷藏車、冷庫、冷柜、還有冷箱等獨立冷鏈節點下的技術應用和監控,與全程冷鏈體系混為一談是目前我國冷鏈流通產業的突出問題。

  從產品出庫到上車,卸貨到入庫,中間的脫冷就是目前最突出的短板;造成的原因,一部分是行業內的部分冷庫受限于早期建造意識,或是從普通廠商改造而來,其建筑結構無法支持控溫月臺的改造,避免高溫環境裝卸;另一方面的話,則是裝卸貨操作人員的操作意識、食品腐爛時間管控意識薄弱。

  例如,肉類食材如果在裝卸過程中,無法保持冷凍狀態,一旦在裝車或者是入庫前解凍,然后再凍回去,它的保質期就會大大縮短。

  上述裝卸環節過程中的溫濕度監管,也是會常常被冷鏈相關企業、信息化服務企業所忽視。

  2. 盲區二

  冷鏈物流本身是一個上下級鏈接,層級嵌套的供應服務鏈條。

  我們講冷鏈溯源,自然需要做到全程冷鏈的基礎上,進而全程溫度監控;只是以目前社會的資源還有建設條件,大部分的冷鏈流通,都只是在某強控型企業關聯的單級供應鏈下,進行了控溫還有測溫,甚至只是鏈條下的某些環節做了溫度管控。

  當前鏈條再往上,或再往下,無從保障。

  在這種模式下,已不是一個完整的冷鏈溯源,最多算是在供應鏈體系下,某一單鏈級的物品信息溯源或物品溫控溯源。

  從這里來看,舉國體制有其優勢,但技術創新的主體,永遠是企業;如若企業未能提升,行業的發展仍然會受限。

  四、物品信息溯源商業化加速,賦能行業應用和政府管控

  伴隨著國內物流的發展,不論是從政府相關部門到商業組織,都在不斷嘗試物品信息溯源的應用。

  中國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冷鏈流通專業委員會與南京衛崗乳業,聯合推動建立的鮮奶流通環節下的全程鮮奶溯源,“通過掃描鮮奶上的二維碼,消費者就可以看到衛崗鮮奶出廠后入庫、出庫、上車、還有下車每個環節的具體時間,記錄了鮮奶從出庫到上車的間隔時間”。

  2020年6月,浙江省冷鏈食品追溯系統正式上線,該系統以進口食品經營企業和農產品批發市場作為首站,利用“冷鏈食品溯源碼”實現從供應鏈首站到消費環節產品最小包裝的閉環追溯管理。

  農貿市場經營戶、大中型商超、餐飲單位、冷庫和生鮮電商買下一條魚并入庫時,通過“浙冷鏈”掃碼錄入購買人信息、進貨時間和數量以及產品規格等基本信息;出售時也將再次掃碼記錄采購者信息,經過一次賦碼、三次掃碼,消費者便能獲知購買或食用的冷鏈食品的產品信息,包括輸出國家或地區、生產或進口批號、產地證明、還有進口商或者是供貨者信息、進口產品檢驗檢疫信息等。

  8月26日,澳門市政署開發的冷鏈食品追溯系統也全面開通。

  凡通過檢疫程序進入澳門的冷鏈食品,貨主須通過追溯系統進行規范化申報,包括記錄每天出貨還有退貨的下游公司、貨品數量等;以便市政署更精準地追蹤冷鏈食品的貨源、還有庫存和流向,降低病毒傳播的風險。

  五、行業整合度低,信息溯源和品質溯源獨立成塊

  如上述所講到的例子當中,溯源體系的建立,更傾向于對商品的來源、流通、還有檢驗檢疫等方面的信息追溯,很少涉及到對控溫情況的建設。

  即使我們日常接觸到的,具備品質溯源系統的商品,比如純牛奶,又往往只是貨主方在自己強控的上下級供應服務鏈條下;針對成品做了溫度追蹤,但缺失了奶牛養殖、擠奶、還有原奶運輸等過程信息、溫度數據追蹤。

  這也是為什么當前的溯源,一直不被真正認可為冷鏈溯源的原因,僅是信息溯源以及品質溯源獨立部署,或者是溯源并不完整。